• 本站3.8万IP 48万PV 目前稳步增长中 优质广告位出横幅包月 内容不限 联盟勿扰 位置有限 先到先得 有意可详谈 QQ:120405813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伦理  »  妈妈,丝袜,高跟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妈妈,丝袜,高跟鞋

      

雖然這聽起來可能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這是確確實實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的名字是謝雨,今年17歲。我出生沒多久爸爸就跟媽媽離婚,從小就是媽媽一個人把姊姊跟我,妹妹三個人帶大的。

聽媽媽說爸爸是個知名企業家的兒子(據說當年也是帥哥一枚),因為愛上了只是平民出身的大學校花(當然是我媽),不願與相親對像結婚,而被迫和媽媽一起私奔。雖然最後還是被媽媽的丈母娘(也就是我的祖母)雇的私家偵探查到地址而不得不離婚,但是爸爸在臨走前把它這些年存的錢全部匯入媽媽的賬戶裡,大概有3億多新臺幣,也算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再加上我小時候對他的印象很不錯,因此我還是很尊敬我的這位父親的。只是後來聽說他因此斷了情緣,最後跑去美國的一個小村莊當神父了。

而媽媽則是因為閒閒沒事做,利用那筆錢的一部分開了一家小公司,雇了3,4個員工,生活倒也還算充實。

不過說到媽媽,就不得不介紹一下這位號稱A大學有史以來最正的校花,媽媽大我18歲,身高168公分,細細的瓜子臉,彎彎的柳葉眉配上一雙漂亮的鳳眼,小巧可愛的鼻樑卻不失挺直,性感的小貓嘴每次一笑就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白皙的皮膚透著些許嬰兒的粉嫩,烏黑亮麗的捲髮總是隨風飄揚,36D的雙峰和一雙修長濃纖合度的美腿更是讓多少人魂牽夢縈.

而我和姊姊妹妹有了如此優良的基因,當然也難看不到哪去。姊姊是因為高中畢業就去日本念大學了,所以只記得印象中跟媽媽好像還滿像的,而妹妹則是因為繼承爸爸的基因,所以又是另外一種風格。如果說媽媽和姊姊是大家閨秀跟小家碧玉的話,那妹妹比較像是網路上流行的那種正妹吧。

我身高178公分,雖然也是繼承了媽媽的基因,但是因為我有運動的關係,再加上總是留著一頭利落的短髮,所以倒也不會看起來很陰柔,頂多就是說我秀氣罷了。

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有戀襪情節是在國中的時候,那一天我才第一次接觸A片,剛剛學會打手槍。當我才正挺著勃起的老二要去廁所試試新發現的「運動」時,卻發現浴室裡洗衣欄最上面有一雙媽媽剛脫下來的肉色絲襪。想起剛剛片裡的女人也是穿著同樣的東西,我就好奇地想要拿起來看看。沒想到才剛碰到絲襪,那妙不可言的絲滑觸感,就把我整個人給吸引過去,那個瞬間彷彿有一股魔力打在我身上,讓我整個人無法思考,只想再多佔有那雙絲襪哪怕是一秒鐘也好。

愛不釋手的摸了幾下之後,我無師自通的把老二套進其中一個襪尖,輕輕的擼了起來、而舌頭則是學著剛剛看的片,有樣學樣的不斷的吸吮絲襪的褲檔部分。

雖然已經被媽媽穿了一整天,但是卻沒有什麼汗味,只有一股淡淡的體香,還有一絲鹹鹹的,不知道是什麼的奇妙味道。那時後我還不懂這是什麼,只知道這味道好香我好喜歡,好想再多吸,多吃一點。十四歲的第一次手淫就接受如此強烈的刺激,我不到三分鐘就在媽媽的絲襪裡射出了人生第一泡精液。

在我還躺在浴室的地上喘氣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我是深深的愛上絲襪了,再也不可能回頭。從那天開始,我只要想打手槍,就會跑去洗衣籃那裡,翻出媽媽穿過的絲襪,好好的射上一發。後來學了一些事情,也知道這種東西要是被發現我就完蛋了,因此每次爽完之後都會先把絲襪衝過一遍才放回去,日子一久倒也沒被媽媽看出什麼來。

上了高中之後,我以自己成熟長大了為理由,從媽媽那裡接下了洗衣服的工作。媽媽跟妹妹都以為我是真的懂事了,卻不知道我是要把每天媽媽穿過的內褲和絲襪裡的汁液都吸乾淨才拿去洗。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吃到媽媽內褲裡的汁液我都會一陣興奮,有好幾次都想直接脫了褲子當場尻起槍來,好險每次都有忍住,不然要是被人發現我在公寓陽台打手槍,估計鄰居會報警吧(吸吮媽媽的內褲和絲襪是可以暫停的,所以不用怕被發現,打槍沒辦法暫停啊!)。

原本我以為這樣平淡卻幸福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卻沒想到到了高三的某一天,命運的齒輪開始緩緩的轉動了。

那是十二月的某一天,媽媽的公司正好要去員工旅遊,因為我要準備學測的關係,媽媽只帶著妹妹去參加三天兩夜的花東之旅。嘿嘿!雖然不能去旅遊,但是我可一點都不失望,因為這代表著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MG电子游戏→淑女之夜,点击进入;玩弄媽媽的絲襪了!

臉上裝出失望的表情目送媽媽跟妹妹,一等到她們踏出大門,我就迫不急待地拿出我這幾天洗衣服時偷偷收藏的絲襪和內褲(當然是為這天提前準備的),一邊吸吮著內褲裡媽媽的蜜汁,一邊用絲襪把老二綑起來狠狠地上下套弄。

「哈~~。」為了今天我可是好幾天都沒有碰絲襪了,如今久遇甘霖,我忍不住舒服地嘆了一口氣。只是不知道因為習慣了的關係,還是真的長大了,我套了二十分鐘,換了好幾種速度卻硬是沒有想射的慾望。

這個時候我突然靈光一閃,既然我戀襪,說不定也有戀鞋的基因?精蟲沖腦的我趕緊衝向鞋櫃,才剛打開媽媽的鞋櫃(因為工作的關係媽媽的高跟鞋很多,因此有自己的一個鞋櫃),一股濃濃的味道便撲鼻而入,是一股混雜著皮革味,濃濃的香水味還有淡淡的汗味的奇妙味道。我一聞到這誘惑無比的味道,身下的老二變猛然暴漲了兩公分,果然!我真是天才!

拿出鞋櫃裡媽媽的高跟鞋,看著手上精巧無比的美麗高跟,上面還有一些媽媽常年穿出來的鞋印,我忍不住一雙一雙,從裡到外的舔弄了起來。腳趾的部分因為常出汗的關係,有一股淡淡的鹹味,而腳掌與腳後跟的部分則是因為媽媽有噴香水的關係,是一種香香的皮革味。在全部的鞋子都享用完之後,我挑了一雙看起來最便宜的黑色魚口高跟(因為不知道如果射在上面能不能洗掉,所以先挑最便宜的),緩緩地把我套了絲襪的老二給套了進去。

噢!我幹了媽媽的高跟鞋!心中興奮的同時下面也相當的興奮,因為魚口高跟的鞋口大小剛剛好讓我雞蛋大的龜頭塞過,緊致的皮革透過絲襪不斷的壓迫我的老二,舒服無比。一想到這是媽媽每天上班在穿的高跟鞋,我就忍不住加快抽插的速度,另外一隻手則是拿起相應的另一隻魚口高跟,送到嘴邊就舔了起來。

我想像面前的鞋子是媽媽的蜜穴,不斷的用舌頭攪弄那充滿媽媽味道的小小洞口。

隨著下身速度的加快,老二的快感也一波一波的襲來,大約插了三四分鐘,我終於忍不住在媽媽的高跟鞋裡射出濃濃的精液,一坨一坨的精液噴的整個鞋櫃都是,其量之多我自己也有點傻眼,果然高跟加絲襪就是我的剋星啊!

等我回過神來要清理鞋上的精液時,卻發現因為精液而變得霧霧的高跟鞋外面那層烤漆怎麼擦也擦不乾淨,試了幾次之後,我狠下心來把那雙高跟鞋直接偷走,讓它永遠變成我的收藏品,這樣說不定還不會被發現。接下來的兩天我如法炮製,又在那雙鞋上射了四五次。到了最後一天晚上,已經徹底愛上鞋交的我想說既然美好的時光要結束了,不如玩一個大一點的,反正以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我跑到媽媽的房間,把衣櫃裡全部的內衣內褲還有絲襪都倒在媽媽的床上,而我自己也脫得精光,全身上下只剩老二上的一條絲襪。我一邊拿著高跟鞋套弄下面的雞巴,一邊在內衣絲襪的世界徜徉,每遇到一件衣物,我就把它從頭到尾舔過,吸過一遍,然後繼續前往下一個獵物。最後我躺在床上,把所有的衣服都堆到自己身上,盡情地聞著媽媽貼身衣物散發出來的清香,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幹著媽媽的高跟鞋,在套了五十幾下後,終於以一發絢麗的煙火結束了這淫亂的三天。

隔天下課回來時,媽媽已經在煮晚餐了,妹妹則是不見蹤影,應該是還在補習。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昨天太累,總覺得今天的媽媽的神情有點奇怪,聽見我打招呼也只是草草的應一聲就繼續煮菜。遲鈍的我一邊走回自己二樓的房間,一邊還是忍不住回想起昨晚的瘋狂,在經過媽媽的房間時我才突然驚覺!靠!我忘了把高跟鞋收起來了!昨天只記得收整房間的衣物,卻忘記把滿是精液的高跟鞋收起來了!!我趕緊衝進媽媽的房間一看,等待我的卻是絕望的心情:整間房間乾乾淨淨,高跟鞋的影子一點都看不到。

難怪,難怪媽媽的反應會這麼奇怪,原來她已經知道這三天我都在做什麼蠢事了!一進房間,心情從天堂跌到谷底的我只想從此從世界上消失,再也不要看到媽媽。以後再也沒有面子見媽媽了!我沮喪的想著,腦中儘是剛進門時媽媽異樣的神情,連媽媽叫我吃飯的聲音都沒有聽到。已經知曉兒子秘密的媽媽似乎也不好意思直接來叫我,遠遠地叫了幾下,見我沒反應後就走下樓了。

隔天醒來已經是中午,打給老師才知道原來媽媽已經幫我請了一天病假,說是我感冒要好好休息。聽到這裡我心中一陣冷笑,我的確是需要休息,不過卻不是因為生病,而是因為用媽媽的高跟鞋打太多手槍!也不知道媽媽是用怎樣的心情打電話的,在跟老師講話的時候我不禁在腦裡想到。

原本想說白白賺了一天,反正也沒人在家,抱著輕鬆的心情往樓下走,卻發現媽媽竟然在樓下看書!受到驚嚇的我馬上就想要轉頭往回走,卻已經來不及了。

「小雨,你醒了啊。」

經過一個晚上,媽媽似乎想通了,往我看了過來。

「…………………恩。」

被抓包的我不知道回什麼才好。「你……可以過來一下嗎?媽媽有些事想跟你說。」終於要來了嗎,我默默的做好心理準備,低著頭往媽媽走去。

雖然她應該要很生氣或是很冷淡,可是媽媽卻輕輕的拍拍他身旁的位子,示意我坐下。

「那個……小雨,你老實告訴我。你在媽媽不在的時候,是不是用我的高跟鞋還有絲襪做……那種事情?」

天啊!高跟鞋就算了,竟然連絲襪都沒有收乾淨,難怪大家都說男人只用小頭思考,我實在是蠢到家了!

「………恩。」我只好硬著頭皮承認。

「那……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聽得出來,媽媽溫柔的聲音有著一絲絲的顫抖。

我原本想隨便唬過去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媽媽溫柔的聲音我就有一股衝動,想把這幾年喜歡絲襪卻不能跟別人講的委屈通通說出來。

「因,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看女生穿絲襪啊。從國中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喜歡絲襪了,每次只要看到有漂亮女生穿絲襪,我就好想過去摸摸看。當然我知道女生的腿不可以亂摸,可是有好幾次我真的差點忍不住,所以只好趁家裡沒人的時候偷偷用媽媽的絲襪來打……手槍………媽媽,我是不是有病啊?」

一口氣說完這幾年的秘密,感到一陣暢快的同時我也不禁擔心地問道。

聽到回答的媽媽似乎鬆了一口氣,畢竟兒子不是喜歡自己,只是單純的喜歡絲襪。

頓了一頓之後,媽媽瞇起漂亮的鳳眼,笑著安慰我「怎麼會呢?有人喜歡女生的胸部,有人喜歡女生的屁股,當然也有人喜歡穿絲襪的女生啊。這絕對不是變態喔。而且啊,能夠忍下自己最原始的慾望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我真的為我們家的小雨感到驕傲喔!」「真的嗎?」

已經是高三生的我,聽到可愛媽媽的讚美還是忍不住興奮的叫了出來。得到鼓勵的我,只想把一切都說給媽媽聽。

「媽媽,其實那個高跟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最近發現自己也很喜歡高跟鞋,所以才會忍不住就………我有洗過好幾次,可是真的洗不掉………」

看到我像個小孩一樣,媽媽輕輕彈了我的額頭笑著說「現在才知道自己有多不小心!反正那雙鞋也有點破了,就不跟你計較了。原本想說再穿幾次就丟掉,沒想到被你這小子撿了便宜。」

聽到我也只好呵呵的傻笑。

可是看到媽媽突然又嚴肅了起來,我心裡忽然有股不祥的預感。

「小雨啊,你們男生到了青春期會想要……那個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每天都做的話對身體不太好,你也長大了,要學會節制。知道嗎?」

我越聽越不對勁,好像哪裡怪怪的?「!」突然一道雷打在我身上!「媽媽,你怎麼知道……我每天都有那個?」我顫抖地問道。「呵呵,你以為這幾年媽媽都不知道嗎,男生的……那種東西光用水是沖不掉的,所以只要看到絲襪上有硬硬一塊,就知道一定是你又在做一些壞壞的事情了。」看著媽媽因為得意而微微揚起的小貓嘴,我不禁呆了呆,心中突然有股衝動,想要緊緊地抱住媽媽,用力的親在她那性感的唇上。

「怎麼了嗎,小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媽媽看我突然一愣,不禁關心地問道。「噢沒事,只是沒想到媽媽大人這麼明察秋毫。」我拉回心神,趕緊扯了個玩笑裝作沒事。「臭小子,就會貧嘴。」

媽媽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彎彎的漂亮鳳眼彷彿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媚意,再看下去我怕自己真的會忍不住撲上去,急忙轉移話題。「可是媽媽,那我要多久做一次才可以啊?」我「虛心」地請教。「恩~聽以前人說一個禮拜兩次比較剛好?」

媽媽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說道。

我一聽臉就垮了下來,拜託,這不就表示三天才能一次?是要憋死人喔!

我趕緊為自己爭取。「蛤~,一星期才兩次太少了啦,媽媽~」看到媽媽沒有生氣,心情漸好的我使出了撒嬌攻勢,以前媽媽只要我出這招都會忍不住投降,沒想到這次媽媽卻堅定地搖了搖頭。「不行,小雨,我這是為你的身體著想,你現在還年輕沒感覺,等你以後老了就會知道當初聽媽媽的話是對的。」這次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可是,我每次只要看到路上有女生穿絲襪就會好想摸,下面變的好硬,如果不那個的話,要怎麼消下來啊?」

這倒是真心的想要知道有沒有什麼好辦法,畢竟每天尻槍還真的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恩~,剛開始你就先忍一忍吧,習慣之後就好一點吧?畢竟也是為了你的身體啊。」媽媽不確定的皺著好看的眉頭說道。

看著我苦得比苦瓜還苦的臉,媽媽想了兩三分鐘之後又說道。「不然,你如果答應我一個禮拜只做兩次的話……」媽媽的臉突然紅了起來。

「蛤?什麼?」後面我完全沒聽到在講什麼.

「如果你有遵守約定的話,以後你想摸的話……媽媽可以給你摸……」媽媽終於說了出來。「!」我整個人愣住了,緊接著是狂喜的心情!沒想到媽媽竟然會主動讓我摸她的絲襪腿,這簡直比扯鈴還扯!我深怕媽媽反悔,趕緊點頭,不過想到形象問題,馬上硬是裝作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恩……我知道了,不過媽媽不可以食言而肥喔!」

我想我的表情大概已經出賣我了吧,媽媽看著我撲哧的一聲笑了出來。

「知道了啦,真是的,沒想到小雨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個小色鬼。」

後面那句我當然是自動省略。

在確定了之間的約定之後,一陣輕鬆的媽媽便起身準備要去煮午飯了「好了,那我要去煮飯了,以後不可以再隨便拿我的絲襪做那種事情了喔!」

「嗯!一個禮拜只有兩次!」,隨便的回了一聲,我的心思依然沈浸在剛剛的對話之中………

在三天之後的晚上,趁妹妹還在補習(別問我為什麼高三還不補習,人各有志嘛……),我抱著忐忑的心情敲了媽媽的房門。

「請進。」媽媽穿著連身的睡衣,長長的捲髮隨意的綁在後面,露出性感的脖子,正帶著無框的眼鏡坐在書桌前看書。「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媽媽看到是我,便笑著轉了過來。

「……」

看到媽媽如此純真,我反而不知道要怎麼啟齒了。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兒子是怎麼一副德性,媽媽不過疑惑了三四秒便反應過來。「喔~是我們家的小色鬼要來摸絲襪了是不是?」

媽媽調戲的說道。我臉紅的點了點頭。

「這三天真的都沒有做那個事情?」媽媽盯著我的眼睛。「嗯,真的沒有。」

我確實地說道。媽媽看了3,4秒,見我沒有說謊,終於起身要去衣櫃裡拿絲襪。

「小雨想要哪種絲襪啊?黑色的還是肉色的?」媽媽一邊翻著衣櫃一邊問道。

「肉色的,謝謝。」我緊張到語無倫次,媽媽聽到之後忍不住笑了出來。「臭小子,摸媽媽的絲襪還知道要說謝謝啊?」

聽到媽媽的笑聲之後,我也笑了出來,好像沒那麼緊張了。

在聽到幾聲窸窸窣窣的聲音後,媽媽從衣櫃門後走了出來。我一看到面前的景樣,下面的老二馬上就『嗖』的一聲進入備戰狀態。

媽媽上面穿的是黑色的吊帶連身睡衣,邊邊有蕾絲的那種,領口有點低,可以隱約看到媽媽宏偉的雙峰。下擺則是大約到膝蓋長,一樣有蕾絲綴邊。

媽媽腳上穿的是一雙肉色的絲襪,一雙完美無瑕的玉腿在晚上書燈的光線下閃閃發光。「好看嗎?」媽媽走過來時還像個小女孩一樣轉了一圈。睡衣的裙擺也因此飛了起來,讓整支修長的絲襪大腿都露了出來。大概是吞口水的聲因有點大,還不等我回答,媽媽就笑的說道。「看來小雨真的很喜歡絲襪呢。」我搖了搖頭。「不是因為絲襪,是因為媽媽太漂亮了。比外面那些小姐都好看多了……,媽媽穿絲襪真好看。」

媽媽聽到之後笑著慢慢地坐在床上,同時也叫我過去坐在旁邊。「小雨,如過要摸的話……可以摸了喔。」當我手要伸過去的時候,媽媽又突然把睡衣拉到大腿一半的地方。「這上面不準摸!」被看穿心思的我只好乾笑兩聲,乖乖把手放在靠近膝蓋的地方摸了起來。

看著媽媽因為我吃鱉而竊笑的表情,有一瞬間我真的覺得媽媽其實也只是個身體成熟了的少女而已。不過當手上絲絲柔順的觸感傳來,我又馬上被拉回了媽媽是個女人的事實。摸了幾下之後,覺得單手摸不夠,我便背對媽媽坐在地上,把媽媽的兩條腿架到胸前慢慢的摸了起來。

就這樣我閉起雙眼,細細的品味手中這雙修長筆直的絲襪美腿。媽媽看我已經進入狀況,便也維持著沈默,靜靜的享受兒子溫柔的撫摸。頓時整個房間只有撫摸絲襪時的嘶嘶聲響。我一邊感受手中溫潤柔軟的絲滑美腿,一邊偷偷聞著媽媽的腳香,耳朵聽絲襪特有的交響樂。褲檔裡的巨棒不知不覺又硬了起來。想忍卻忍不住的我索性把睡褲拉下,掏出我的肉棒開始擼了起來。媽媽應該沒想到會突然撞見自己兒子一邊摸絲襪腿一邊打手槍的無恥影像吧。「啊!小雨,你在幹什麼!」媽媽害羞地叫了出來。但是我已經完全沈浸在觸嗅聽三覺的天堂裡面。

雖然理智告訴我應該停下,但前後擼動的手卻再也無法停止。既然手停不下來,我也不好意思回話。見我遲遲沒有反應,媽媽看我也只是一隻手摸腿,一隻手擼管,並沒有做侵害她的舉動,便也就不再說話。

我看沒事之後,便偷偷張開眼睛,透過旁邊的梳妝台鏡子看媽媽的反應,卻沒想到媽媽在一開始的驚嚇之後,竟然就這樣盯著自己兒子的巨大肉棒看了起來!

被自己的美豔母親如此注視著下體,興奮的我巨棒不禁又漲了幾分。

不過想想也是啦,媽媽已經十幾年未經人事,許久沒見過男人的肉棒。而我的下面又是18公分的粗壯肉莖,被吸引住也是正常的。想通之後,我不動聲色地轉了一下方向,把馬眼對準媽媽的方向,開始以極其緩慢,淫蕩的方式套弄了起來。果然沒多久,就聽到媽媽連連吞口水的聲音。看到媽媽已經習慣看著兒子打槍,我乾脆把眼睛張開,就這樣一邊看著媽媽紅的像蘋果的絕美容顏,一邊摸著絲襪美腿前後套弄肉棒。

大約五六分鐘過後,我快要忍不住體內想噴發的慾望,理智已被衝垮的我趕緊把媽媽的絲襪小腳抬了起來,然後把我碩大的龜頭抵上到媽媽的絲襪腳底,感受著龜頭上的軟嫩觸感,那爽度跟自己套絲襪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在拿著肉莖用力摩擦絲襪小腳幾下之後,我終於射出了積了三天的滾燙精液。「啊!媽媽!!」

或許是因為忍了很久,又或許是因為太過刺激,我足足噴了十幾次才漸漸停止。

媽媽的整個腳掌都是我的精液,甚至小腿上和床上都還有幾滴正在緩緩流下。

射完精的我腦中一片空白,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媽媽也不急著收拾,就這樣等我慢慢回神過來。「媽媽,對不起……」

「真是……就會說對不起,把媽媽整腳射地都是那種……東西。」媽媽責怪中帶點憐愛地念我。「好拉,趕快去洗澡,免得到時被妹妹看到就不好了。」

「嗯!謝謝媽媽!」爽完的我拖著發軟的雙腿就要去洗澡,走到房門我才想到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媽媽,那我以後還可以這樣……嗎?」回頭一看,沒想到竟然看到媽媽在脫絲襪的誘惑光景。

因為是連身裙的關係,媽媽為了要脫絲襪把裙子拉到腰部,一隻腳也伸了起來。而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從我這個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媽媽絲襪下的白色蕾絲內褲,甚至差點就能穿越那小小的蕾絲細縫,看到我夢寐以求的媽媽私處……

…「臭小雨,看什麼拉,還不趕快去洗澡!」媽媽可愛的俏臉整個紅了起來,想要把腿放下,卻又因為絲襪脫到一半而放不下來,就這樣懸在半空中讓我看得夠。

「看美女啊,媽媽!」看到媽媽內褲心情大好的我調笑著說道。

只是臨走前捨不得的又多看兩眼。

「媽媽的屁股真好看!」最後我做了個結論。

從那次之後,我們也確定了摸媽媽絲襪腳打手槍的習慣。一開始媽媽還會躲起來穿絲襪,現在已經可以在我面前直接穿脫絲襪,我也因此看到了許多媽媽的內褲。有紅的黃的藍的紫的,也有丁字的,綁帶的,蕾絲的,各式各樣的內褲讓我每次看到身下的肉莖就會興奮地抖一抖。當然,除了內褲以外,能夠近距離地欣賞自己的美女媽媽優雅的穿脫絲襪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有一次我又故技重施,坐在地上背靠著床,讓坐在床上的媽媽可以把兩隻絲襪玉足跨在我的肩膀上。而我則是一邊享受著身上玉腿的溫柔絲滑,一邊緩緩地上下套弄我的18公分巨棒。突然感覺怎麼身上的美腿軟了下來。我輕輕地爬起來一看,原來是媽媽已經累得睡著了。彎彎的小嘴似乎是在做什麼好夢。

我看著媽媽熟睡的臉龐,心中不